您可以直接撥打我們的電話
0711-3877732
您可以通過以下在線方式聯系我們

客服三

客服二

客服一
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動態 > 公司新聞
微軟的中關村情結
    希格瑪中心依然忙碌而有序,沒有常見寫字樓的人流涌動,大約有3000名最優秀的IT工程師聚集在這里,他們中的大部分是來自于北大、清華以及中國各地的IT界技術精英。沒錯,這里是微軟中國研發集團的所在地,只有它能“網羅”這么多的杰出英才。中科院一位教授感嘆說,微軟為中國培養的這些人才既是中國的財富,也是世界的財富。 
  這棟在知春路上不太起眼的7層大樓有6層被微軟占據,將物業擠到了頂層。面對戰略性的擴張,希格瑪大廈似乎已經無法承載微軟這艘吃水太深的“遠洋艦”。現在是微軟進入中國的第16個年頭,微軟不得不面對這樣的窘境:研發集團的一部分被放到清華大學附近的辦公區,而銷售市場部門則放在CBD的宵云路上。這種分散辦公的局面就是微軟的現狀,7年前,微軟將它的中國研究院戰略升級為亞洲研究院,這是其僅次于美國本土的基礎研發機構,顯示著整個亞太地區最高的計算機研發水平。5年前,微軟在中國又設立了微軟亞洲工程院,進一步擴大其研發的投入。2006年1月,微軟中國研發集團成立,涵蓋了基礎研究、技術孵化、產品開發和戰略合作等職能,統領微軟在中國所有研發工作。
  “現在,沒有人提亞洲了,大家一說就是中國。中國這個詞匯比亞洲還熱。”微軟中國研發集團公關總監商容女士說。“中國”成為一個時髦的詞,在世界舞臺上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,但對它的共識也正在進一步形成當中。在不久前美國微軟總部的一次活動當中,微軟全球資深副總裁、微軟中國公司董事長張亞勤手持祥云火炬,與自發前來參加“中國日”的1000名員工分享了她的中國心得,隨著全球化的進展,中國在跨國企業的全球戰略中地位越來越重要。中國不再僅僅是巨大的全球市場,而是向著全球重要的人才中心、研發中心以及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的角色轉變。
  微軟的“美國夢”延伸為“全球夢”,而中國戰略恰恰是其重要的組成部分。
  視印度、新加坡、日本、韓國的招手于不顧,微軟決定在中國買塊地,蓋一座總部。
  談判
  微軟有深深的中關村情結,在其潛意識深處,中關村精神是硅谷精神的漢化版。加拿大學者湯姆沃爾夫曾這樣描述硅谷人士:這些億萬富翁一眼就可以認出來,他們身著牛仔褲和咔嘰褲,卷著襯衣袖子,敞開襯衣,不穿襪子,踝關節和跖骨輪廓分明……20年來,IT界人士的這種經典裝扮并未過時,它仍然是散發著自由、瘋狂、無窮創造力的魅力和象征。
  也許只有擁有自己的總部和物業,微軟中國才能將硅谷精神變成一道可望而可及的風景。兩年前,這場談判就開始了。
  微軟的選址部門迅速將目光聚焦在中關村區域,在75平方公里的科技園區內,已經擁有以北大、清華為代表的高等院校68所,以中科院為代表的科研院所213所,有“兩院”院士211名,科技人員38萬,在校學生23萬,每年完成的科研項目有2萬項,其智力密集程度為世界所罕見。
  與此同時,由北科建集團在中關村核心區所在地開發建設的中關村廣場(原名中關村西區,下同),也開始了一段尋找最佳住戶的旅程。北科建集團總經理許強清晰地記得,他與微軟的第一次接觸是在2006年的3月5日,那天是學習雷鋒紀念日,所以他記住了具體日期。他會見了微軟當時的高層陳永正等一行7人。
  中關村廣場已經擁有了包括新浪(企業庫 論壇)、百度(企業庫 論壇)、愛國者、新東方等在內的諸多豪門企業,但許強仍覺有缺憾:高科技是有了,可國際化呢?在他的辦公桌上,攤開著一本書,采訪那天他正在閱讀由美國學者Jeff.Saperstein和Daniel Rouach合著的《區域財富――世界九大高科技園區的經驗》。兩年前,許強一定覺察到高科技園區發展的某種步伐,他否定了將最后3塊優質地塊蓋成公寓的計劃,盡管這樣可以賺取很多利潤,回籠大批資金。
  許強的眼睛在鏡片后閃著光,面帶謙和而睿智的笑意,但你能從他的話語中聽出絕對的自信來:“我這個位置就是給你(微軟)留的,你怎么可以不來呢?”
  作為一級土地開發商,中關村廣場占據著絕佳的地理位置,有一個形象的說法是“將中關村畫一個圓,它就是中心”。得天獨厚的環境優勢、自然、人文和智力人才的聚合,使得中關村廣場在這場選址談判中具有很大的吸引力。
  一開始,中關村廣場想拿出一塊地,5萬平米,但不夠未來容納8000名微軟工程師的規模。最后拿出地上規劃10萬平米,地下可大可小,終于完全能從空間上滿足微軟的要求,這也是中關村核心區的最后一塊“寶地”,建筑規劃呈“呂”字狀,中間由一條空中橫廊相連。
  許強對微軟第一次的發問記憶猶新:“他們一連串問了幾個問題,這個位置離清華、北大多遠?地鐵在哪?五星級酒店在哪?”許強從容地解答道:“北四環對面就是北大東門、清華西門;地鐵黃莊站將直通東直門,連接機場輕軌,是專為中關村人才出行修建的;五星級酒店就在中關村廣場的規劃建設中,近在咫尺,完全能滿足微軟商務的需要。”
  微軟也有自己的談判砝碼,上海浦東在通過微軟上海不斷做說服工作,意圖讓微軟總部落戶上海,深圳方面也在通過政府和企業的力量暗送秋波。如果說,中關村廣場之前面臨的對手是國家與國家之間的競爭,在國內,則演變成城市與城市之間的競爭。外資企業的慣例是只租不買,中科院研究生院管理學院副院長呂本富深知外資企業的規矩:“絕大部分外企寧可租輛別克車給管理人員使用,也不買車,盡管4年租金就夠買一輛了。”他解釋說這種方式是外企在財務管理、境外投資的一種通行辦法,自己購置房產作為總部、以買代租的行為模式絕無僅有,這意味著一家外企對本國的政策、環境、戰略有了更加深遠的打算。
  所以,一線城市中,希望微軟能將新總部遷址過來的想法層出不窮,但微軟濃厚的中關村情結使得它只想離中關村核心區更近一點、再近一點,最后,使得它與中關村廣場在談判桌上坐下來,這一坐就是兩年。
日韩av-日韩av电影-欧洲日韩av无码在线